解麒

Attention:三观不正 萌点清奇 洁癖严重
受控注意 偏执疯狂

斯特凡教堂的赞美诗

*请勿上升真人

*陆陆续续的写了一周可能有些前文不接上文的地方望见谅


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窗

在教堂地板上打下无数光斑

窗外的白鸽被教堂的钟声惊起飞向远方

稚嫩的童音唱出赞美诗

神父的祷告环绕在教堂

“高杨”

熟悉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高杨愣了

机械的转过头去


离开梅溪湖的前一天


高杨向张超打趣着

“都最后一天了,黄子不来和我们聚一下吗?”

“黄子和她妈妈在一起吧”张超说到

其实张超知道的,黄子就在隔壁,但是他却不愿意来

问黄子原因,黄子只说不想让高杨看到他这个样子

“现在的小年轻谈恋爱都这么扭扭捏捏吗?”张·看淡人生·超

张超看高杨没什么大碍,也就上楼去吃火锅

张超走了之后,高杨也没有心思去直播了

于是草草的和粉丝道别

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向外走去

夜晚冬季的凉风,吹刮过高杨的脸庞

高杨缩了缩脖子,

出门太急了,套了件风衣就出门,果然还是太冒险了

当高杨转身准备回去时

被人抱了个满怀

带着体温的羽绒服,融化了身体里被冻结的血液

尽管那个人低着头埋在他胸口,高杨也知道他是谁

高杨本想推开他,却没想到黄子越抱越紧

“高杨,就让我抱一会儿”

声音从胸口传来,感觉闷闷的,不知黄子是喜是怒

高杨想了想,将手放上他的头顶,轻柔的抚摸

“阿黄,我就在这”

高杨觉得抱着他的手一松,但瞬间又将他抱得紧紧

仿佛要将他揉进黄子的骨子里

凄清的路灯将两人相拥的影子投影在地上

仿佛就能让这样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高杨,明天和我一起去机场吧”

黄子首先出声打破了这片寂静,但是他仍然没有放手的意向

“好,阿黄,但是你要先放开我呀”高阳失笑“快回去吧,外面天凉,小心感冒”

黄子慌乱的放开了手,抬头看见高杨在笑

眼眸里像是藏满了星辰,嘴角上扬的幅度就像天上挂着的弯月

他是夜晚的孩子,他是星月的碎片

想让他成为我一人的星辰,黄子被自己这疯狂的想法惊到

“阿黄?走吧,小心感冒了”

“嗯”


高杨走之前和黄子去看了拍摄的大棚

虽然那里已经被拆的差不多完全

但是只要站在那里,过去的点点滴滴,全部涌现在脑海,他想那会是他最难忘的回忆

“再见了,梅溪湖”

“高杨,我们一定会在梅溪湖再次相见”

“嗯”高阳回答到

他们在粉丝的道别声里坐上了车,离开了他们生活几月的旅馆

黄子离开前哭了一宿,眼睛肿成个杏仁

现在他眯着眼睛靠在车窗边

车不太稳,黄子脑袋靠在车窗上,睡得很不安稳

迷迷糊糊间,头一歪直接靠到了高杨肩膀上

高杨侧身看到了红肿的眼睛,眼里充满了心疼

在漫长的道路上,高杨也靠着黄子睡着了

机场的候车厅里,两人相望沉默无言

“ 由湖南备降本站前往新疆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未登机牌,由登机口上号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

“阿黄?我要走了。”高阳看黄子垂着头,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怎样。

“阿黄……”话还未说完,黄子抓住高杨的右手腕,让高杨不得不侧过头来看他

黄子用红肿的双眼盯着高杨,沉默不语,看起来倒有点滑稽可笑

“高杨,我们会再见的,一定会再见的。”

“嗯,我们会再见的”


飞机起飞了

高杨坐在飞机上,望着窗外,脑子里空空的

直到尝到嘴边的苦涩

从窗边的倒影,他知道自己在流泪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情绪失控过了

他很怀念在湖南的一切,怀念每一个人,怀念黄子

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有第一次登台演唱,有一些日常琐事,但更多的是和黄子在一起的时光,尤其是那个拥抱

高杨哭的很惨烈,甚至空姐都反复确认他是否感觉良好

高杨没有去擦拭眼泪,因为他知道无论怎么擦拭,都只是无济于事。

他无法阻止悲伤,无法停止眼泪

泪滴从千米高空划过,穿过云层,惊动飞鸟,在湖南降落,激起一场磅礴大雨


高杨刚下飞机,就接到了黄子的微信

“高杨,我听张超说你回维也纳时要在北京转机,正巧我也要在北京转机,张超那时也会在那,听说程昱,蔡尧和天鹤都会去,要不我们来聚一聚?”

“好啊”高杨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结果启程去北京的前

黄子跟他说从长沙回四川的第一天,他就开始生病,这次来不了

但黄子反复的跟高杨强调

高杨,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一定会,在维也纳等我


维也纳的生活太忙了,一边要复习,一边又要写论文备考,忙得昏头转向

但高杨还是会和有六小时时差的黄子聊天

就算聊天的内容毫无营养,就是一句简单的早安,晚安,高杨也乐在其中

到有天黄子突然给他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周日会去哪?

高杨想了想说,去教堂,孩子们的赞美诗,永远能让人平静下来

高杨听到这个问题时,还是有点疑惑

但是很快就忘了


“高杨,不记得我了吗?我好伤心啊,我在美国想你想的睡不着,没想到你却记不得我了”黄子略带撒娇的向他说到

高杨向眼前的人看去,和之前好像不一样了,黄子长高了不少,现在已经不得不抬头看他了

“阿黄,阿黄。”高杨哭了,如同在飞机上一样

,但也不一样,至少他身边有人安慰

黄子第一次见高阳在他眼前哭

以前高杨在他面前永远是安静的微笑的,从没有情绪失控过,高杨在每个人面前也是这样,以至于黄子以为他在高杨心里只是个普通朋友

他这次从美国飞来也是下了很大决心,他害怕被拒绝,但是他知道如果他不来,他连被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

直到高杨看到自己流泪过后,黄子明白,他也和自己有一样的感情

犹豫了一会儿,他将高杨拥入怀中,像高杨曾经做的那样,抚摸着高杨的头发

“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我履行了我的诺言哦,高杨”

黄子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让他想起了几个月前在湖南的那个拥抱

高杨一瞬间就想明白了

他抬头望去,正好坠入了黄子深邃的眼眸中

那里是云雾的柔和,是太阳的光辉


月亮终于找到了他该环绕的太阳


他们在教堂里亲吻,眼里盛满了对对方的爱意

“神,请你宽恕我,因为这是场不被世人所接受的爱恋”

“神,请你祝福我,因为我已经无法抑制我对他的喜爱”

在神父的祷告,孩童的赞美诗,教堂的钟声中

两人向着神明许下了一生的请求


不敢试探老福特底线了
我只是个清水写手,你不应当屏蔽我

星子

看了他们的斗鸡激情写文瞎jier脑补


黄子摔倒时觉得很意外
或许自己是平地摔第一人吧
听着旁边伙伴们的笑声
从头套的缝隙里
他看到了在角落的高杨
灰色衣服在他身上并不显得老气
反而为他增加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高杨也在笑
但和平时如同七八十老人一般的笑不一样
他的嘴角向上扬
盛满星子的眼睛里都是笑意
如同二月的春风化开了所有的薄冰
在这一刻,身旁的喧嚣仿佛不见
他想如果时间停在这一秒多好
干脆不起来了吧,就这样一直看着他就好
直到李琦在他面前拍手
他才开始羞愧
但转头一想又觉得不亏
至少看到了他笑

10月28日

笑笑排位等待的时候去查了汪总的房
进去就说菜鸡主播取关
然后疯狂在关注取消关注中徘徊
汪总看到了说一句,你竟然说我菜是谁机械师溜你五台
笑笑恼羞成怒(?)说了句以后把你地窖都取消了,你包死
然后开始开心聊天(聊天内容记不到了,如果有记得的小可爱的话,欢迎补充)
笑笑一直吐槽汪总
汪总就算打着排位也要和笑笑互怼
最后三出汪总被留下了
笑笑发了句汪八分就溜了
后面排位结束了,笑笑找不到人玩
直接给汪总发了死b过来
然后还说对汪总不能温柔对他温柔他就会嘿嘿嘿
赛后汪总抽奖 抽的时候无聊说看看笑笑在干什么?
然后叫笑笑过来抽奖
看笑笑在排,叫笑笑拉他
然后笑笑把他拉进去的时候,汪总的说来呀笑猪蹄抽奖啊
itc战队成员抽到送双倍
笑笑开了个摄像头
汪总说笑笑手里拿着个啥呀?是烧饼还是烧麦啊?
后面毛毛抽到了,汪总说就当微笑抽到了吧
然后笑笑抽奖的时候,汪总送了几个荧光棒
笑笑谢谢了汪总的礼物,然后汪总说送你两个多没排面啊,我送三个,然后汪总就送了五组188
躲猫猫有一局汪总把蒹葭找到了,然后大家在地下室集合
汪总牵着蒹葭打笑笑气球刀叫笑笑秀他
然后笑笑被打了一刀冲进了地下室的柜子里面躲着
锁匠也躲着,然后他们两个同时出来,汪总把锁酱打倒了
笑笑又进了柜子,然后秀波用手电筒把蒹葭给照下来了
笑笑聊到了面基汪总问笑笑要去多久?
笑笑回答周一到周五,汪总有点委屈(?)的说了一句哦
有一局笑笑在汪总旁边,汪总没看到笑笑就一直在笑
然后汪总就把笑笑打了,
笑笑就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笑?汪总说因为你要微笑
然后哼了一句这就是爱,汪总抽拼手气红包的时候
说了一句我在微笑面前运气都挺好的
然后还说喜欢“笑”的男孩子运气都挺好

随便拼了些壁纸,左叶弟弟是真的好看1555551

10.24双监管

今天的糖
笑笑今天抽巧克力,汪总听到了说我也来抽一个
笑笑说你抽到了我给你发十份
汪总问是不是送的礼物越多?抽奖几率越大
笑笑回答了是
汪总就说我去冲个500,笑笑就说别吧
然后汪总就真的抽到了(什么魔鬼运气?)
汪总说他180多斤,然后笑笑就说不给你发了,
你吃这么多巧克力又要胖
然后汪总就说那我这边也开个抽奖
你粉丝可以到我这边来抽
然后笑笑说你抽中就算你的
汪总说我送的没你的香(啥啊?)

然后排位的时候最后一把末班车匹配到了汪总
到最后可以三出,汪总以为笑笑是晋级赛,
所以说一直在门口等着
然后听到不是就走了

玩双监管的时候汪总说有前锋撞他
笑笑就打算过去结果前锋不撞了
后面抓人的时候笑笑还在问
汪总,有人撞你吗?
后面新的一局的时候
笑笑打鹿头,然后大家在打团战
笑笑就抱怨了一句
汪总就过来了

汪总,还说笑汪汪笑没什么区别(这个糖也太真了吧)

玩1v1的时候,汪总说他认真不起来
看到笑笑空刀就想送
一直都是认真不起来
而且总想等笑笑一下
(汪总撒娇很可爱的,但是大猪蹄子就是不懂)
玩个游戏整局就是我放板我翻板我跑了呜啦啦啦
两个人都超可爱\(//∇//)\
玩到后面汪总抱怨左眼都已经睁不起来
还是逐渐上头继续玩
笑笑说魔术师没有魔术棒就是麻瓜,
然后汪总说了句麻瓜也溜你